{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鸡苗养殖概念 » 正文

深山野屋,他们激烈忘我的做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9:53:24  

  鹅蛋型的脸颊,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一双柳叶眉映衬下更是娇滴滴的。高高的鼻梁,小巧玲珑的嘴型,肩上披着长发,穿着粉红色长裙,正是鲜花含苞欲放的时候,生得一副富家小姐的尊容。但错了,她只是一个丫环,因得到夫人疼爱而显得娇贵。她是谁呢?正是王府的青儿姑娘。

  “青儿,老爷回来了吗?”王夫人说道;

  “夫人,老爷上早朝还没有回来呢?”青儿答道

  外有脚步声,门响了。“夫人,快,快,快收拾行李,离开这里,我已叫人备好马车,您快一点离开王府。”管家福伯说道;

  “出什么事了吗?”王夫人急切的问;

  “老爷因私自发放粮仓里的粮食救济因水旱受灾的百姓,被当朝官员知道,添油加醋的告诉皇上,说老爷欺君罔上,图谋不轨,想造反,还对皇上说老爷贪污受贿等等。皇上听了非常生气恼火,念在老爷曾立下不少功劳决定明日午后处决,否则就是当场拉出去斩首示众了。

  皇上也不容老爷解释就把老爷押入大牢了。一向与老爷为敌的赵将军仍不放过咱们,又向皇帝建议说不放过老爷的家人,说是要满门抄斩以示众人,不知怎么了,皇上竟然答应了。”福伯答道;

  “怎么会这样”

  “不好了,夫人晕倒了,福伯,怎么办呢?”青儿问;

  “青儿,你收拾收拾夫人的行李,我扶夫人上马车。快,赵将军的兵马就要到了,没时间了。”福伯说道;

  “好,我马上收拾。”

  “记住,从后门走,你带着夫人离开。”

  “你不走吗?”

  “别问了?”

  砰,门被士兵踢开了,一下来了几百士兵把王府围得水泄不通。中间出现了个黑头大汉,大笑着说:“这王府是我的了。”接着就是喊叫的声音和杀的人声音。

  王夫人住的王府是皇上叫人新盖的跟宰相府相差不大。这是为了给王将军打败入侵敌人扩大疆界立下汗马功劳而建的。

  王夫人本想告诉自己的丈夫,自己怀孕了,王家有后了。结果确是噩耗连连。这事青儿早知道了,福伯也看出来了,而老爷却是木讷的还蒙在鼓里。如果老爷知道该是多么高兴啊!

  王夫人在马车的颠簸中醒来,她坚持要回去,死也要和老爷在一起。但是,青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对王夫人说了厉害关系,但也没用,而青儿讲到难道要王家绝后吗,王夫人才眼泪汪汪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王夫人求着青儿回去再看看老爷最后一眼。青儿没辙,只好答应了。

  这一去在王夫人心中留下了阴影,王夫人不堪重负疯了。王夫人看到自己的丈夫被砍,福伯被杀,王府里的老老小小都被杀了。

  青儿在回来的路上为了保护自己的夫人被人打得病体鳞伤;为了找到吃的青儿去偷又被人打断了一只脚。因为在出王府的路上她们没有带足够的钱。即使如此,赵将军的人马还在收罗着她们,因为那天没有看到王夫人。

  这赵将军从小就喜欢王夫人,而王夫人却嫁给了王将军。赵将军就恨王将军夺走自己喜欢的女人,发誓要杀了王将军。而王夫人自始至终眼里心里只有王将军一人。

  青儿带着疯疯癫癫的王夫人来到乡村原野。一是想给王夫人安安稳稳的生产;二是想赵将军的兵马应该不会找到这儿来;三是自己受伤而且走不远,只能找个地方躲起来。青儿挽着王夫人走到一房屋前,因为王夫人怀孕已有九个月了,马上要临盆了。

  青儿扶王夫人坐在一块干木上,她就前去查看是否有人,看一看能不能收留她们,结果屋里没有人。王夫人闹着要吃东西,青儿没有办法只好硬闯房舍。青儿把王夫人扶到屋内坐着叫王夫人先吃着稀粥充充饥她在弄一点补充营养体力的食物。青儿看了看房屋内的摆设和家具,她判断可能是猎户的住处。

  三间房,里面一间是住处,有一张床,床旁边有一些箭和弓;中间一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只兔子,鲜红的血流在桌子上已变成黑色;另外一间是厨房和堆积杂物的地方,那儿有锅和碗,灶内还有材木烧焦的积灰。

  房屋外是空地,可看到一些小野菜。空地后是茫茫一片深林。青儿想着;这儿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应该安全了。于是就在这屋子里休息,等着这屋主人回来,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正在为屋内没有吃的发愁的时候,屋子主人回来了。

  青儿还猜对了,屋主人就是猎户,黑头大耳,眼睛炯炯有神,身体结实有力,个高高的,带着一个五岁小男孩回到家中。这小男孩清秀脱俗,紧紧拉着自己的父亲衣角。惊奇的看着青儿们,好像她们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一进屋黑汉就怒斥到;你们是谁?青儿忙解释,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她们的经过,黑汉看旁边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行动不便,又看到要生的迹象,也就答应了她们。原因有二;其一,孩子他娘死的早,自己带孩子有一些困难和不便;其二,她们也可怜,一个跛子和一个孕妇能把自己怎么样呢?难道自己一个大汉还对付不了这两个小女子。

  黑汉名叫大虎头,其子叫小狼崽。冬季来临,雪在空中飞舞,像在庆祝什么节日一样,而大虎头责任在身,即使冬天也外出打猎,这下小狼崽可得在家里呆着了。这孩子与青儿们相处可好了,小狼崽与青儿玩猜谜,玩各种游戏。但青儿还必须照顾王夫人,这王夫人名叫柔玉,在娘家是出来名的大美人。临盆期限越来越近,就青儿一个人恐照顾不周啊。

  大虎头外出打猎一去就是几天,而在这时王夫人大叫大喊,青儿知道是要生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无奈,小时候听管家婆子说过一些这种知识,她也就尝试着做,当孩子生下来的时候,王夫人就出血不止,青儿一边照顾孩子一边还得照顾王夫人,孩子一出生就哭个不停,而王夫人已晕过去了。

  就在青儿带孩子沐浴回来看王夫人时,王夫人已没有呼吸了。青儿惊住了,不知该怎么办,然而眼泪已经哗啦啦的掉下来了,孩子这时正安静的睡着。青儿也不看王夫人了,她知道也许这是个更好的解脱。

  大虎头打猎回来已是孩子出生第二天了。孩子很是虚弱,这两天因没有奶水,青儿只能用自己的血来喂孩子。但幸运的是大虎头抓到一个活的母羊,母羊旁边有两个小羊,大虎头决定把它饲养起来以喂养刚出生的孩子。王夫人生了一个千金,大虎头为她取名雪柔来纪念她的母亲。

  青儿因过度劳累又加之给孩子喂血更是加速了青儿的病,青儿之前还勉强支撑住,后来就卧病不起了。大虎头为青儿采草药,但又无人照顾刚出生的雪柔,只能叫自己的儿子照看。别小看小狼崽,他对这位妹妹可是爱护,就像前世有缘一样。

  正在这是,小狼崽看到门前出现了几匹野狼,正一步一步的靠近他,因为下雪,食物也少,加之饥饿难耐,狼来了。小狼崽大叫,抱着妹妹跑去找青儿,青儿朦胧之中听见有人在叫她,就勉强睁开眼睛,而知道真相后,她挣扎着起来,她明白,她就是死也要保护夫人和大虎头的孩子。

  青儿看到门外的五匹狼,她叫小狼崽把门关上,自己却拿了一把猎刀走出了门外,她把门又用树干插上,她一跛一跛的走向狼群,突然她用猎刀向自己的手腕划去,血一滴一滴的向下滴着,狼闻到血腥就一起扑了上去。

  几分钟过后就没有了青儿的身影,地上就只剩一汤汤血迹。而这血腥场面被在门缝里的小狼崽看到,他张大了嘴巴却不敢叫出声来,害怕狼又来吃他们。五狼在外徘徊了许久还是离开了。

  当大虎头回来时看到门被插上木棒,忙叫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知道他回来了,一边哭一边说着看到的情形。而看到雪柔时,大虎头心里真是愧疚不已,恨不得杀了自己。大虎头决心抚育雪柔长大成人,以减轻自己的罪孽。从此大虎头就特恨狼而且遇到狼就杀狼。

  大虎头悉心照料雪柔和狼崽,在雪柔十岁那年,大虎头带着雪柔和狼崽去打猎,教他们生存技巧和打猎技巧。当在一洞穴里看到了一群刚出生的小狼崽,大虎头就想起青儿的死,他欲拔箭射杀它们时,雪柔冲上前去说:“父亲,你为什么要射杀它们,它们也是有生命的,你不能这样残忍的杀害它们,要杀,你就先杀了我。”

  年过半百的大虎头和雪柔对视着,过了一会,大虎头走了。此时的小狼崽已变成英俊潇洒,高大勇猛的男孩了,他对妹妹说着:“柔儿,不要生父亲的气。”并解释父亲生气的理由,雪柔知道真相后,她也认为自己没有错,但她还是向父亲认错了。

  刚开始雪柔知道自己不是父亲的女儿还很是惊讶,但大虎头辛苦把自己养育成人不容易,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认定大虎头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原本大虎头不想把这事告诉雪柔,但小狼崽从小就喜欢雪柔,如果不告诉雪柔那么他就没有机会告诉雪柔小狼崽喜欢她,只不过现在雪柔还小,因此小狼崽也就没有说。

  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季,大虎头因在打猎遇到一头雄狮,被雄狮抓伤手臂和背部,还被雄狮咬伤腿部,因此,在这冬季严寒的难熬季节,雪柔和小狼崽不得不外出打猎并采草药照顾父亲。

  雪柔和小狼崽本是在一起打猎的,但因为雪崩他们被分散了,他们也算幸运都没有离开人间,而小狼崽从雪堆里爬出来的时候,雪柔正面临着狼群的包围,在这堆狼群中领头的是一匹母狼,它有一身如雪的毛发,正盯盯的看着雪柔,但狼群还是走了。

  雪柔被坚实的雪块砸中脑袋后失忆了,醒来时,它在一个洞穴里,这一年,她十五岁。洞穴四周黑漆漆的,只有前面有一点微弱的光线。雪柔想朝前方走去,却无力走动,眼前一黑又倒下去了,因为她有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再说狼群为什么走呢?这是因为雪柔的旁边坐着一个更强大的家伙,它是谁呢?比狼群首领还高大勇猛的狼。这匹狼与其它狼群不和,也不与狼群为伍,它独来独往,但却无狼敢挑衅它。雪柔为它取名雪狼,雪狼坐在那儿,像是要告诉狼群,这个猎物是我,你们谁也别想拿走。

  小狼崽找雪柔找了整整三天三夜,但因为挂念父亲一人在家不放心就回家了,但小狼崽还是没有放弃,他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寻找雪柔。但一年过去了,他也就放弃了,他想;雪柔已被雪崩的雪掩埋了,可能死了。

  在他们穿山越林打猎时,却没有注意山后的雪,他们只想早一点打到猎物,早一点回去照顾他们的父亲。小狼崽因雪崩也冻伤一条腿,但经过调理也慢慢的能走动。而他的父亲呢,因为没有及时用药而落下残疾,打猎已不可能了,再加之上了年纪,更是行动不便。因此,生计就落在小狼崽身上。

  雪柔醒来时,旁边有一只高达雄壮的狼,她害怕极了,极力往洞穴里面缩,然而,雪狼却给她带来一只野羊,那羊还有一点气息,身体躺在地上而脚却在不停的拍打着地面。结果,雪狼上前用锋利的牙齿把羊撕成了小块,雪柔看见张大了嘴巴却用手捂着嘴。接着雪狼一溜烟跑了。

  雪柔看看雪狼真是不见了之后,因为饥饿难忍就跑上前拿起一块羊肉就吃起来。但真是难吃,她就钻木取火,烤烧羊肉。

  雪越下越大,这一年雪柔二十岁,雪狼已成为她的好朋友,亲密无间,雪狼也从没有伤害过雪柔,好像雪狼就是雪柔的守护者一样,雪狼驮着雪柔去看外面的世界,雪柔骑在雪狼身上,欢快的穿行在雪山中。

  而此时的小狼崽正一步一步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去。如今,大虎头才五十六岁,就要离开人间,而小狼崽因思念雪柔又看父亲也要死了,更是气急攻心啊,因当年雪崩让小狼崽外出打猎困难重重,后又被熊袭击,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不能打猎了。

  小狼崽爬到父亲旁,握着父亲的手,看了看父亲就低下了头再也没有抬起来,同时间小狼崽和大虎头都死在了饥饿之中。正在这时,雪狼带着雪柔正穿过她曾经居住过的房舍。

  皇上的儿子带着随从打猎,赵将军的儿子也在其中,他们看到雪狼和雪柔在深林间穿梭,他们以为看到猎物了就紧追不放,赵将军的儿子被狼群包围,后被狼吃了,而皇上的儿子却在深林迷路了,所有列队无一人生还。

  雪柔正和雪狼在山顶上看着纷纷飘落的雪。雪柔依偎在雪狼身边,像是一对恋人。雪柔想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不知道的、无人知晓的事就让它烟消云散吧。

  其实,在雪崩之际雪柔和小狼崽就已离世。在后来的都只是他们心有所挂罢了。雪又纷纷飘舞着,像是在庆祝什么节日似的。东边却出现了一道霞光,射入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