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绵羊创意画 » 正文

初尝“禁果”后的心理反应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9:32:22  
我永远都记得,当子诚吻上我的唇时,我内心的悸动。
原来,相爱不是一辈子,而是一回首。



爱是一回首,不是一辈子
<DIV align=left>我是雅丽,一个安静的女子,内心里满是成长堆积的忧伤。我曾经深深爱过一个男子,我曾经以为他是我一辈子。当然,尽管最后我知道,我和他必须各自走在直线的两端,我也依旧认为,他是我的一辈子。

子诚是我爱的男子,一米八几的身高,俊朗的外表,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张讨女生开心的嘴巴。我想我也是因为他的话语而爱上他的吧,是的,就好象,他用给我一生的承诺困住了我。


。那年夏天。

因为高考落榜,不得已去报了补习班。子诚是我在补习班认识的,当时身边的朋友都说他的口碑不好。我其实并不了解他,只是从他的那些朋友口中获得一些他的信息。我知道,在开学报道的那一个烈日午后,他站在教室门口一直看着不远处树荫下的我。

补习的生活很枯燥,我总想着刚结束的暑假是多么的有乐趣。而我和子诚依旧没有任何交集,尽管我一直在偷偷的关注他,我知道他也在注意着我。直到某一天,我们开始传递纸条,说着很无聊的生活琐事,再之后,他向我表白,而我懵然心动。

子诚是一个很细心的男子,对我嘘寒问暖,让原本对他的那些流言蜚语还心存疑惑的我渐渐释怀了。我把自己全部给了他,我真的以为,他会一直爱我,爱进骨子里。子诚对我说,我是他第一个爱得这么彻底的女人。是的,就算最后他伤害了我,我还是相信,他爱我,在他爱过的所有女人中,更甚。


。我们的第一年。

在我们相爱的日子里,第一年的时光是最美好的,也许也是唯一美好的。我们尽管会有小吵小闹,但是他总会很迁就我,很宠爱我。只是,再深的爱,也有伤害吧?后来的我们都觉得,我们的爱开始得太快了,于是便在中间脆生生的断开来,犹如藕断丝连一般,我们的爱成为了那脆弱的藕丝,维系着,持续着。

子诚其实是一个很冲动的人。所以他在冲动时给我恶狠狠的一个耳光,让之后的我不管多么爱他,一直无法释然。那个晚上,我们起了争执,两人互不相让的争吵着。

“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可以吗?!”子诚拽着我的手臂。
“我无理取闹?明明就是你不对!”我甩开了他的手,向着相反方向走。
“你走!你敢走!”子诚上前抓住了我。

“我们分手吧,总是争吵,我很累的。”我压低了声音,看着子诚。
“……”子诚没有回答,呆呆的看着我。
“我回去了。”我转身离开。

其实,女人的转身只是为了一个拥抱,我是这样的。甚至我说出分手,也只是希望得到挽留,希望停止争吵。我流着泪一直往前走,然后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我在想,是不是子诚追上来了?

是的,是子诚。他追上来了,并且给了我一个刻骨铭心——“啪!”一个重重的耳光。

我呆了,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扇耳光。耳边嗡嗡作响,眼泪停止,脑海一片空白。我看着子诚,没有愤怒,没有伤心的看着他,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也被自己的举动吓傻了的男子,他看着我,用一种极其懊悔和心疼的眼神看着我,最后抱着我说:对不起,我爱你。

这是我和子诚相爱的第一年,我们很爱彼此,我们沉浸在蜜糖似的幸福里,却也含着苦涩的难过和矛盾。那句“对不起,我爱你”成为了他之后的告白,成为了锁着我的心的钥匙。也许,我爱的不是他的“我爱你”,而是“对不起”。


。我们的第二年。

“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不接我的电话,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就是这样爱我的吗?”我恼怒的指着子诚身边的女人叫嚣着。
“你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我和他没有事的!我们只是朋友!”那个女人着急的对我解释着,而子诚只是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我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你都不接,你居然是和她在一起?!”我恶狠狠的瞪着子诚,他依旧不语。

中秋节,我们在电话中争吵了一番后,他挂掉了我的电话。之后不管我再怎么打去他都不接。有时候我会想,女人的直觉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魔力,让你能够猜到什么,感觉到什么。我是感觉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了,我甚至感觉到他是和哪个女人在一起了,我感觉到了他们是在哪里了……

我不顾一切的冲去我感觉的地方,一路寻找,居然在路的那一边,看到了他和她说笑的迎面走来。我承认,我宁愿我没有看到这一切,因为我必须要去承受悲伤;但是我又多么希望能够遇见他们,因为我内心的猜测想要被事实证明。这就是我,很矛盾的我。

这一年里,我和子诚的争吵不断,总是围绕着他身边的女人。他是个不安分的人,他说,他爱我,那些女人都只是朋友。可是,我总是觉得他们的情谊不止是朋友。于是,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分手,和好……

子诚和朋友在酒吧里喝着酒,不知道是酒精作祟,还是他的野心作祟。他和朋友在舞池里蹦着,扭动着。与舞池里一女子跳着舞,贴身,抚摸,所有的暧昧在灯红酒绿的舞池里变成颇有情调。

这是我的想象,是我知道了子诚要和朋友去酒吧时,独自在家胡思乱想的画面。很遗憾,它终究成真了。

“雅丽,你不要这么死板好不好?酒吧里轻松一下是很正常的!”子诚慌张的向我解释什么。
“很正常?那假如是我去那种地方,和别的男人跳舞,也很正常是吗?”我咄咄逼人。
“你不要这么下贱!”子诚恶狠狠的把我想要发泄的愤怒搪塞过去。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难道我不够好吗?”我哭着问。
“这是你逼我的,我需要自由,需要空间。我们总是争吵,吵到我都烦了,你知不知道?!”子诚语气变得冷漠。
“那你做对不起我的事情还是我逼你的了?”我感到可笑。
“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们只是跳舞。”子诚一直觉得只要心是爱我的,就是忠诚。

记不清这是我们第几次的争吵,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要这样的互相折磨。依旧是深爱的一年,而悲伤却被无情的发大,如藕丝般的爱也已经弱不经风。


。我们的第三年。

“分手吧,我的心里真的没有你了。”子诚深深的吸着烟。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哭着,喊着,拍打着他。
“你冷静点,我现在一点都不爱你了,不爱你了懂吗?”子诚挪开拿着香烟的手,冷冷的回答我。

我们的第三年,依旧是争吵,最后还是争吵。当然,藕丝已经断了,彻底的断了。他爱上了别人,他的出轨,终于连带心和灵魂一起出走了。似乎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什么都变了,什么都结束了。

我哭着,闹着,我不肯接受。因为我无法接受,前一晚还对我说爱我的男人,今天却告诉我,已经不爱我了。子诚想要离开,我紧紧的跟着。我其实知道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但是我不愿让他走。他上了出租车,我跟着上,他愤怒的下车,他说,你再跟着我,我就打你!

我害怕的后退了一步,他又一次走进出租车,我又一次跟着进去。他打开车门,疯狂的向前跑,我追着,慌张的跟在他后面追着。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我,不是留恋,而是害怕我会跟上他。

我跑不动了,或者是我知道,我的速度根本跟不上他。我停在原地,哭着,哭着。已经好多次,在大街上,在路上,任凭路人投来不解,嘲笑或者同情的目光,我依旧哭着,狠狠的哭着。我知道,我失去子诚了,我没有办法追上他,他的步伐太快了,不是忘了我,而是要放弃我。


生活依旧在继续吧。我继续我的悲伤,也继续我的努力振作。让生活一片忙碌,学业,工作一片混乱,我总会以为,我好了。却在某个不经意间发现,其实我只是自欺欺人。


。后来的我们。

再见到子诚,是在一年后。他过得并不好。离开我后,他爱了几个女人,却没有办法再全心投入,总是分手收场。直到后来选择了单身。他比以前胖了,却更憔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个模样,我在心里默默的发笑。这个伤害我至深的男人,这个给了我一辈子承诺的男人,这个将要困着我一辈子的男人,他终于不幸福了。

“这一年还好吧?”子诚客气的问。
“恩,很好。”我没有倔强,只是后来的某一天,我真的好好的生活了。
“想起当时,真是对不起你。我的朋友都说,我错过了一个好女人。”子诚深情的看着我,“我在后来才发现,原来我深爱的女人,一直是你。”

如同戏剧般的情节,似乎从那年夏天,那个眼神开始就一直在我们之间上演着。只是,这样的告白没有能够再让我心动,我有了自己的新生活,还有幸福。我曾经很爱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曾经很恨他。现在我感激他,爱过我,放弃了我,伤害了我。让我成长许多,懂得许多,最后获得更多。

我骄傲我微笑回答,是呀,你真的错过了我。

“雅丽。”子诚在我转身离开时叫住了我。
“恩?”我回头,看着他。

子诚吻上了我的唇,1秒,2秒,3秒,而后离开了我的唇。我的心里一片悸动。
我知道,已经拥有幸福的我,依旧爱着这个男人,只是,有个我爱的,也比他更懂得爱我的男人,在等着我。

我转身离开,子诚没有再叫住我,我知道,我们真的结束了,结束了爱情,也结束了关于爱情复燃的幻想。
而之前的那一个转身,令我深深的明白,子诚,你给不了我一辈子的爱,却会把我的心,困着一辈子吧……
</DIV>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